您的位置 : 千千文学网 > bet365网赌 > 穿越 > 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

更新时间:2019-09-24 11:22:51

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 已完结

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

来源:天天云作者:豆浆姐姐分类:穿越主角:楚凡珺单瑞

主角叫楚凡珺单瑞的小说是《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豆浆姐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她,楚凡珺。不得不承认,她确实为一代才女,女强人中的楷模,18岁就大学毕业,22岁进入医学研究院,一生致力于研究大肠癌。天妒良人。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,不知是意外还是宿命,一场车祸把她带离了这个世界……只是一阵晕眩,醒来的时候。楚凡珺已经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天毒国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厅堂之上,“王爷查出什么了吗?”

“没什么进展,不过今日我去拜访了钱捕快,他说,他与莫宁小姐成亲不过三日,而且他们还未圆房,可见这莫宁小姐也是排斥这钱捕快的。”

“不对,王爷,你记不记得那日茶馆小二说的话?‘这死的是钱捕快的夫人,这钱捕快啊,嗜赌成性,误了公事,太守大人开恩,让他回家了,可知,这没过半个月,这钱夫人就死了,我听说啊,这钱夫人死之前还有个贵人给了她一笔银子,可不知怎的,现在就不见了,我看啊,多半是谋财害命。’”

“对啊,这成亲才三日,怎么会呢?”

“所以,在这之中必定有人撒谎,而所有的线索矛头都指向一个人,钱坤钱捕快。”

“那他是凶手?”

006陵城杀人案(3)

对于单瑞的问题楚凡珺没有回答,“也未必,事情尚未查清,还不能贸然的下结论。但,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,这件事没那么简单。”

两人聊着,太守大人便匆匆间赶了来,“属下参见瑞王爷。”

“太守大人有何事啊?”单瑞的话语冷冷,丝毫没有温度。

“启禀王爷,近来几日王爷和楚公子查案很是劳累,所以特地奉了晚宴,备了薄酒,还望王爷笑纳。”看着太守大人笑盈盈的说着,楚凡珺便早已明白,毕竟,这单瑞是都城里来的王爷,此次前来又是钦差大人,免不了地方小官的巴结。

单瑞犹豫了半晌,便抬了抬手,示意太守,“也好,这几日确实累了,走吧,劳太守大人带路。”

太守大人前头带路,单瑞楚凡珺等人在太守大人的引路下到了金陵阁,乍看,这金陵阁就不亚于宫里的阁楼,细看,这金陵阁的内屋都是镀金的,想来,一个地方官这么有钱,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吧。

“太守大人官从几品啊?”单瑞的话语依旧冷冷,更是有些莫名的平静。

看着单瑞不同寻常的平静,太守竟愚蠢的以为单瑞要赏赐他,更要给他加官进爵,想也不想便回答,“王爷,属下已为官三年,官从六品。”

“太守大人不容易啊,一个陵城太守,为官三年,竟可以建造这等阁楼,太守大人真是用心良苦啊,本王惭愧,本王的府邸至今也及不上这里的分毫啊。”单瑞故意调侃,话语中尽是嘲讽之色。

单瑞的话让太守感觉到了不对,连忙慌慌张张的跪下,“王爷言重了,属下这寒舍怎入得了王爷的眼。”

“太守大人呐,‘您’这还是寒舍啊?本王真是不胜惶恐啊。”单瑞故作一脸惶恐,心里又是另一分盘算。

太守大人还是哆哆嗦嗦的跪在那里。

“太守大人,起来用膳吧。”

用膳过半,太守都没在说一句话,突然,太守抬起了头,又是一阵笑脸盈盈,“王爷,这光吃饭喝酒,多没意思啊,这美酒配歌谣,不如来上一曲。”

“太守大人好雅兴。”

“王爷误会了,案子未结,岂敢笙歌起舞,只是小女无事,闲来给王爷助助兴。”说完,一个身穿嫩黄色裙衫,手执美人扇的女子翩翩的走来,下人也架上了琴,没待单瑞回话,这一切便备置妥当,女子缓缓坐下,弹起了一曲《春江花月夜》,气韵优雅,刻画入微,既有继承,又有出新,于悠扬秀美中见气势,于优美抒情中见豪放,音乐丰满,起伏有致,富于形象,耐人寻味,不愧为万世流芳之作,而今这太守的千金弹来,真的是震慑人心,的确是个有才之人。

“令千金真是多才多艺啊!”单瑞靥笑。

“王爷夸奖了,小女子不才,让王爷见笑了。”

“小姐真是谦逊,不知小姐怎么称呼啊?”

“小女子名叫陈莫清,王爷若是不嫌弃,就叫我小清好了。”

晚宴上,陈莫清弹着一首又一首的曲子,更是处处与单瑞揶揄,眉目传情间,显得谁都是多余的。

不久,单瑞便忍受不了,推说累了,宴就便散了。

第二日,还是一如往日的去查案,不知是否是昨晚单瑞的调侃,太守变得焦躁起来。

单瑞和楚凡珺也陵城各地的找线索。可案子还没审,那日楚凡珺去验尸,太守大人说,死者的尸体已被家属领走,昨日入土了。这是无疑是对这件案子最不利的事。

而更糟的是,皇上急招单瑞回都城,此案就这样戛然而止,三日之内尚书大人会赶去陵城继续此案。

于是,第二日单瑞带着楚凡珺回都城,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陵城。队伍行至陵城境外第二个驿站,楚凡珺忽然掉头回陵城。

“你去哪?”单瑞满脸的疑惑。

“王爷你先回去,我办完事马上回来。”语毕,马蹄塌落,楚凡珺消失在一片尘土中。

楚凡珺赶回陵城,就立马回了太守府,直接去了地牢。

“谁?”牢头问道。

“我是随瑞王爷一道来查案的,现在刚想到点事,特来提审人犯。牢头大哥不要误了王爷的公事。”

“公子又何必让属下为难,太守大人说了,没他的命令,地牢谁也不能进。”

眼看这不能进,楚凡珺便想着去找太守,应该会看着单瑞的面子,通融下的,不料,刚走到前厅,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:

“女儿啊,你怎的这般没用啊,这瑞王爷是都城的大官,皇太后跟前得宠,皇上跟前得力,你若是成功了,我们陈家就发迹了。”

“父亲啊,不是女儿没用,这男女之事也不是谁说了算的。”

楚凡珺也没打扰他们父女对话,只是到凉亭里坐了会,再回去找太守。

得到了太守的允许,牢头终于也放行了,这地牢里长日见不着光,阴暗潮湿,还有一股怪味,楚凡珺学医这么多年,什么怪味没闻过,自然也觉得没什么,不过想是要在这儿住上几天,怕是谁都忍受不了吧。

凭借着微弱的光,寻找着那日的那个黑衣人,不错,楚凡珺特地赶来就是为了来找他。

“就这儿,把牢门打开。”楚凡珺指了指牢门。

‘咔’的一声,牢门开了,黑衣人抬起头,满脸的憔悴,这是楚凡珺第一次看见他的容貌,长的眉目清秀,有双清澈的眼睛,他不敢相信这是一双杀手的眼睛,仔细看来,倒像是个书生,现代倒算是个帅哥。

“公子,你来做什么?”黑衣人一脸的惊讶,许是他不想还能见到楚凡珺吧。

“虽然,你至今没有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,但是我是个大夫,是治病救人的,从医向来就不是为了害人,所以,自然我也要救你。”说完,楚凡珺扔下一瓶解药,黑衣人顺势接住了。

“你叫什么,想知道你的名字,这不妨你对主子的忠心,我以你救命恩人的身份知道你名字,也不过份吧?”

“倾。”黑衣男子只吐出一个字。

“好,倾,我们后会有期,倘若你我有朝一日还能相见,告诉我那个你舍命都要保全的主子是谁,如若不能相遇,就是我们无缘,也无需多说什么。”说完楚凡珺便离开了地牢,离开了太守府,离开了陵城。

007祭礼(1)

楚凡珺走后,单瑞让队伍停下,所有人在驿站等楚凡珺,而办完事的楚凡珺极力的赶着路,傍晚时分,楚凡珺到驿站看到大部队都在等他的时候,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言语,但她也没说什么,骑着马径直的往前。

“你去哪里了?”等了这么久,焦虑了那么久,而单瑞却说不出半句的责备。

“属下的私事,王爷无权过问吧。”楚凡珺话语冷冷,而单瑞却应对不上半句,的确楚凡珺也并未要求单瑞等。

“出发!”单瑞一声吼,大队伍前进,连夜赶回都城。

第二日的上午,队伍终于进入都城,刚进城门,宫内侍卫来报,皇上要召见瑞王爷。

单瑞便急忙进宫去了。单瑞一路上都在想,皇帝找他什么事,可怎么也找不出理由,还这么急就召回,连案子也搁置了。

“参见皇兄!”

“九弟不必多礼,来人,赐座。”皇帝一脸的笑意。

“皇兄此次找臣弟不知所为何事啊?这陵城的杀人案刚有了点头绪,现今搁置着,实属不妥。”

“九弟不必担心,我已委派秦非罗秦尚书前去查案了,如此急着召见你,也实属无奈,之前西俏战事刚平,婉儿公主来和亲,朕赐婚于她,也几番的波折,如今这月末,婉儿公主就要和七弟成亲了,成亲之前,婉儿公主的最后一个要求时见你一面。朕已屡次失言,她怎么说也是西俏国的公主,不能让她觉得嫁了七弟是委屈了。”单俊这番话说来,就觉得这君王的确好和蔼,是个以仁义治国的明君。

“这……不妥吧。”

“九弟,你不必担心,再过几天就是皇家祭礼,要去太和庙祭祀,婉儿公主会一起去的,还有那日你中毒的事,那日,一起把话说开吧。”

“臣弟明白了,可这祭礼不是该在下个月吗?怎的提前了一个月?”

“钦天监来报,说是下月不详啊,这皇家祭礼怎能落得个不详呢,也对不住皇陵的先列啊。”

回到府里,单瑞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若是因为祭礼召他回都城也就算了,这祭礼还提前了整整一个月。

心烦意乱中,单瑞来到了清筑园,正巧,楚凡珺正和单允姬坐在凉亭里聊天,传来了声声的笑语。

原本,单瑞是心烦气躁,想借此来看看女儿,没想到看到了楚凡珺,就忍不住想跟他说说今天的事。

“允姬,你大病初愈,先回房休息下吧,父王和凡珺有事要谈。”单瑞看了一眼单允姬,说道。

“劳父王挂念了,女儿很好,既然父王和凡珺有事要谈,那女儿就告退了。”单允姬确实是个聪明又懂事的小孩,本来就长了个标致的小脸,而这恬淡的性格让人心生怜爱,总觉着这父女间的谈话怎的会如此的生疏。

“王爷,此次进宫是又发生什么事了吗?皇上急召你进宫所谓何事啊?陵城一案还查不查?”楚凡珺一下子吧所有问题都问了出来,满眼的焦虑。

“这次皇兄急召我回宫,我也不知是为了祭礼,还是为了那西俏国的婉儿公主。”单瑞想说,又不知如何说起。

“这是与婉儿公主又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婉儿公主要求在与七哥成婚前见我一面,可皇兄为什么还把祭礼的时间提前了一个月。”单瑞把疑虑也说了出来。

“因为她如今已是准七王妃,又是西俏公主,皇上自然不会公然的要你们见面的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,祭礼是个幌子?那她为什么要见我?”

“这,凡珺就不得而知了,但是您可是众多王爷中唯个皇上的同母弟弟,这皇太后适时的可以帮助到你,这是你的优势。”楚凡珺淡淡的说,他只想给他一个暗示,点到为止即可。

附:在天毒国,至高无上的皇权是在皇太后的手中的,而对于皇上的职责是在于统治,但象征权力的象征在于皇太后。所以在天毒国,女人最想得到的权力不是皇后,不是后妃,而是把自己的儿子捧上帝位,因为在天毒国,入了后宫的女子都必须争斗,如若在位的皇帝一旦去世,那么,除皇太后外的所有后妃,三品以上都要去太和庙剃度,为皇室祈福,而三品以下的后妃必须全部为已逝的皇帝殉葬。所以,进了后宫,就是战场,不争斗最后也不会善终,所以,传闻,天毒的女子最为心狠手辣,并非空穴来潮。

第二日,单瑞下完朝就去青宁宫拜见了皇太后。

“儿臣拜见母后。”

“瑞儿,过来坐,母后好久没见着你了,这阵子怎么样啊?允姬怎么样了?听说前阵子得了天花,这会可好?”太后满脸的笑意,一副慈母的样貌,看着也觉得甚是和蔼。

“儿臣访得了个名医,允姬现在已经没事,劳母后挂心了。”单瑞拱手而笑,满脸洋溢着慈父的模样。

“哦?名医?何等名医比这宫里的御医还要好啊?”皇太后一脸的好奇的打量着单瑞。

“他不仅是个名医,还是个各方面都优秀的人才。”

“母后之前可不曾听你夸过谁,这名医姓甚名谁啊?母后是越来越好奇了。”

“他叫楚凡珺。”

“哦,今天你来所谓何事啊?你说此次是特地来看母后的,母后可不信。”

“儿臣过几日就要去太和庙祭祀,特来给母后辞行。”单瑞终于进入了正题,说了这么久,单瑞把该说的终于说了。

“祭祀?皇家的祭祀何时改到此时了,这俊儿真是荒唐。”皇太后一脸的恼怒,更是错愕,单瑞凝视着皇太后的表情变化,拱手做了一个揖,“母后,这祭礼本应当是你主持的,您已经把祭礼交给皇兄这么多年了,今年,就由您来主持吧,这么多年没主持了,母后别失了皇太后的威严。”单瑞似是撒娇,却又借此加了把火。

“瑞儿说的极是,不能再由着俊儿了,你先回府,我去天戈殿找俊儿。”说完,皇太后就风风火火的去找皇帝了。

008祭礼(2)

萧太后也知道去找单俊也不能带着单瑞一起去,不能坏了兄弟间的和气,毕竟因为这西俏国的婉儿公主,这兄弟俩已经很尴尬了,这祭礼又是天毒至高无上的礼仪,前几年是因为这萧太后玉体欠安,现在这单瑞如此说来,这萧太后也该从出江湖了。

天戈殿里,单俊正在批阅奏折。守着大殿的太监想要通报,被萧太后制止了。

萧太后进去好久了,单俊才发现,“母后?参见母后,母后吉祥。母后您怎么不在青宁宫好好休息,还特意来儿臣这,这几日儿臣忙于国事,没能向母后请安,还望母后恕罪。”

“忙于国事?忙些什么事啊?母后在你及冠之后就把一切都交于你,那是对于你的信任,你可不能让母后失望啊!”萧太后一边说,一边不悦的暗示着。

“儿臣谨记母后的教诲。”

“谨记?母后问你忙什么呢?你怎的不回答?”面对单俊的反应,萧太后倒显得有些恼了。

“回母后,儿臣在忙祭礼的事宜。”单俊也知是自个儿理亏,说着,声音便渐渐的轻了下来。

“皇儿,这祭礼乃一国之中最重要的礼仪,主持祭礼是天毒至高无上的皇权,这祭礼向来是由太后主持的,母后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你,

小说《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》 第 4 章节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江湖恩怨小说
  2. 幻想小说
  3. 神仙妖精小说
  4. 百合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